影钰蓝_环

我怎么能这么堕落……

©影钰蓝_环
Powered by LOFTER
 

【维翼】脑洞1

好久没打三国题材的TAG了不知道怎么打所以多打了几个就,就先这样吧……

#之前写邓姜的时候满脑子都是维翼梗,我也是服气了。自己这个脑子

#喜欢小翼翼一年了唉——超开心wwww!

#今年也希望他们都好好的:D!

#今年是个有粮有同好的一年!超开心!

 

经过了几天的适应,姜维早已适应了幽暗的灯光。

灯光映射在张翼那张与年纪不符的脸上,姜维忍不住扯动嘴角露出笑意。

张翼这次是一个人过来的,颇费了些时间才放倒邓艾。虽然二人身量相差甚多,往日张翼决然不会在面对邓艾时选择只身前往,但是这次顾及姜维,他决定冒险一试。好在,这场赌局他胜利了。

他迅速却不慌张的来到姜维跟前,灵敏的解开束缚着姜维的绳子,因为长时间的禁锢,绳子已经磨破皮肤带着血迹。

而后姜维就见他开始脱衣服,那件外套还有些眼熟。

张伯恭原来你是这种人?

张翼看着姜维那别有用意的眼神,选择直言不讳。

“你仔细看清楚这外套是你自己的,要不你想光着回去吗?”我的外套你又穿不了。

姜维口干唇裂说不了话,只能挑眉用眼神示意,想的倒是很周到。

张翼懒得和他废话,半拖着人往外走去。

外面没什么人,想来邓艾此番行动也没告知别人,故而没有什么防备。

 

姜维随着张翼上了车,熟悉的环境让他放下心来,张翼掏出矿泉水扔给他,他拿着矿泉水没动作,抬抬手晃着手腕示意着自己的无助。

张翼知道他这是懒,却也明了懒得说。伸手拿过水瓶,又觉自己也有些渴就含了一口,抬眼刚要把手中东西递还那个不要脸的,那厮就凑了上来,轻车熟路的撬开他的唇把那口水夺走咽下。

张翼抿着嘴看着他,能说话了的姜维裂开嘴笑了。

“这一口水直接喝太冰了。”

大夏天的你还怕冰?之前小命差点丢在冬天的北边的时候也没见你说冰。

他白了他一眼,系好安全带就发动了车。

“坐稳了,夜里就不给你系上安全带了。”想来你也不需要。

姜维也没想多打扰他,他这几天都没合过眼,看着张翼却是放了心,靠着窗户合上眼心想只是放松一下,这一下却直接睡了过去。

 

姜维再醒来之时,外面的已经夕阳西下了。

偏头看去,张翼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双手环胸,脑袋睡得一点一点的。

姜维抬抬手,看着被处理过的伤口,笑容不经意爬上了唇角。也没叫醒张翼,反而侧了个身看着他睡着。

此时夕阳正好从窗外照进屋内,金红色的光打在张翼脸上,趁着整个人似是透明了一样。

张翼生的俊美,睫毛弯弯长长的,平日醒着的时候一双大眼总水汪汪的,今日这般仔细看着人睡,却是第一次。

张翼睡的并不安稳,这姿势确实不太舒服。他睫毛微微颤动着,像是一双蝴蝶般,振翅欲飞。

姜维刚想着要不要把人叫醒,人就已经在一次大幅度的点头后醒了过来。

显然是被自己这一下吓到了,迷迷糊糊的哼哼了会儿才转头去看姜维。

“……你醒……了?”

一张嘴就知道他在这儿坐了多久没吃没喝。

声音丝丝细细的从嗓中溢出,加上这半睡不醒的神情。

甚是可爱。

姜维脑内现在就这些词,虽然他很想在干点什么但是身体状况很明显不允许。

张翼尴尬的意识到了自己干了什么,假装咳嗽了两下。

“醒了,有点饿。”姜维也没想让他难堪,直接说了自己饿,其实不是有点,他这三天基本啥都没吃,估计上称都能掉下几斤肉。

张翼点了点头,站起身子活动了下僵硬的身体“我去给你拿粥过来。”

姜维心安理得的挪了挪窝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等着吃,没想到没等多久就来了。

张翼给他端过来,上面冒着白气,确实是热的,而且看上去卖相不错居然。

某些人突然怀疑了一下人生。

那边端的久了不耐烦,就把碗往他手里塞。

“唉,别。我现在不方便。”姜维抬手晃了晃自己缠着绷带的手腕。

“……”你手腕跟你手指有什么关系,而且不就是擦伤。被枪子儿差点射中心脏的时候都没见你哼哼呢。“那怎么,您还要我喂您?”不信他还真要这样吃。

“嗯。”应了一声姜维就张着嘴等着喂了,那表情,仿佛这件事情天经地义。

哎呦我槽,姜伯约你。三天不见脸皮又厚了。

张翼嘴都要嫌弃的裂到后脑勺了。

虽然精神上嫌弃着,但是已经抬手并且下意识的糊了两下,又试了试温度才往人嘴边送。快到嘴边的时候突然反应过来,要把手抽回来。姜维眼疾手快的抓住那手腕望眼前一拽,就把那勺粥尽数吞入了肚中。

“没事儿没事儿伯恭我不嫌弃你。”言闭还给了张翼一个璀璨的笑脸。

妈的,是我嫌弃你。

不过这句话还是让张翼咽回去了。

俗话说,忍一步海阔天空。

 

这碗粥被喂到一半的时候,张翼张口“所以你到底是怎么被抓的?”平时猴精的不行。

“我其实以为你后悔和我吵了才跟踪我。”

姜维没说谎,那天傍晚的时候他先前会想那么多,是因为二人对此次组织方针又有了不同的见解,二人这次是私下见面,所以并没有闹大。但是知道姜维行踪的也就张翼了,不过是明面上。那天后来他确实是想的太好了,他以为张翼终于被自己气的炸毛要采取点行动了,就由着后面那个跟踪的去了,只是没想到是……想到那三天的事情,姜维虽然不拒绝龙阳之事,但是这对象……啧。

看着姜维忽然阴狠下来的神色,在张翼暗自叹了口气,他从神色里大抵猜出来了,姜维自己作的,也怪不了别人。又瞥了勺子粥,直直的戳到人口中。

“别想了,先把身子养好了吧。”

姜维愣了神看着他,缓缓的点了点头。

眼见一碗粥见底了,张翼准备起身去放碗。

身后却突然伸出一双手臂将他拖了回去,他稳着碗不敢大动作。

“别闹!在把碗摔了!”他嗔怪的回头看了一眼人。

姜维卖乖的笑笑。

“明日再刷呗,今日伯恭陪我睡吧。”

张翼想拒绝的,然抵不过姜维这个神情,点了点头。

所以姜维顺理成章一般把人拖到了床上,脱了人的外衣就要去解外裤。

“喂!你……你这伤患就不能老实点?!”

“唉,伯恭你想什么呢。穿着外裤睡觉难道不难受吗?”别说着手里也没停,张翼怕碰着他伤口也不敢大动作。裤子就这么脱了下来被跟着别的衣物踹下床了。

 

此时外面天色已然又黯淡下去,两个紧张了三日的人,在触到柔软的枕头后,加之身旁熟悉的气息和暖意,困意渐渐袭来。

张翼半睡半醒的感觉姜维又把自己往里搂了搂,却也懒得跟他计较,翻了个身顺着他贴了过去找个舒服的位置就沉沉睡去。

姜维把人抱了个满怀,也是开心至极,眼皮打架。紧了紧手臂也去会周公了。

 

此夜安稳。

 

End

 

文笔真差,自己看了都心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