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钰蓝_环

我怀疑你针对我

©影钰蓝_环
Powered by LOFTER
 

【杰空】恋爱的小故事(1)

空军小姐姐太可爱了好吗…真的好少有杰克能温柔对待空军小姐姐啊!!!难过的哭泣,昨天遇到一位超暖的杰克,加了好友之后开了自定义带我走了教堂解码找地窖……要不要太苏x
所以开了这个脑洞,私设如山,日常ooc,ooc都属于我,请大家见谅…那,都有准备的话请继续看下去。

玛尔塔出身在军旅家庭中,父亲位居高位给她带来了除了无上的光荣感就是最为直接的养尊处优的生活。
她一直是同龄淑女中的佼佼者,她十分优秀,她有男子一般的气概,也有女子的优雅和矜持。
可能就是这样的与众不同,容貌姣好的她,竟然从未被男子追求过。
不过这些玛尔塔并不在意,因为她一心想要成为最优秀的女兵!
她很顺利的入伍了,但是随着与队友们的接触,她开始渴望飞行,所以她加入了空军营,她渴望能在天空中翱翔。
“贝坦菲尔小姐,十分抱歉,虽然你的成绩十分优秀,但是我们并不能让你独自驾驶飞机。”
玛尔塔皱起了她秀气的眉“为什么?我的成绩也不比男兵们差啊?”
长官和上资料放在一旁,耐着心思继续道“但你终究是个女孩子,十分抱歉贝坦菲尔小姐。而且我向你父亲保证过确保你的安全,我想可能会有更重要的工作需要你完成的。”
玛尔塔歪了歪头表示不解。
“相信地面信号很适合你,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工作,你优秀的数学功底和严谨认真的态度都是这份工作的完美工作者,相信你可以出色完成任务的。”
玛尔塔当时还是年轻的,毕竟还是一个没满20岁的孩子,她相信了这话,并坚信着总有一天自己可以开上飞机成为一名真正的女飞行员。
但是日子久了,玛尔塔开始怀疑,她看着蔚蓝的天空,一架架飞机从她头顶飞过,心中的渴望越来越强烈,她想在天空中翱翔,想拥有一架属于自己的飞机。
当她得知这场游戏的时候,她义无反顾的参与了进去,她想靠自己的能力获得一架飞机,一架完完全全只属于自己的飞机。
这个游戏十分残酷,而且很有可能永无止境。
玛尔塔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参加了,她现在和她曾经的队友萨贝达一起蹲在草丛里躲避着监管者。
萨贝达是在战场上以雇佣兵的形式参与进队伍里来的,很巧妙的当时他们分配在一个组里面,萨贝达比玛尔塔大不了几岁,他们俩总是有的聊,而且是默契非凡的一对儿。队友没少调侃说他们是上阵夫妻,心有灵犀。然而他们两人都清楚,或多或少只是熟悉感而已,无名的寄托罢了。
分别的时候他们做过约定,希望以后在战场之外的地方见面,到时候再一起切磋。
没想到在这里碰面了。
“真是不知道是喜是忧,在这见到你。怎么,我就知道奈布你是耐不住风平浪静的日子的。”
“难得再见你当然应该高兴一点的,不过你说的也没错,我确实是在家呆不住了才跑来的。”
玛尔塔撇了撇嘴,没见过你这么作的。
突然,奈布放轻了呼吸,他指了指远处的地方。
虽然有些远,但还看得到,他们现在的一个队友正被一个瘦高的人绑在欢乐椅上。
他的举止优雅,仿佛不是在做粗鲁的事,而是在做一件艺术品。
玛尔塔看着那身姿不由得有一些呆愣,她自己不知道,但这其实已经不是第一次她因此发呆了。
奈布斜了一眼她,啧啧,恋爱的酸臭味。不过又突然有些释怀和高兴,他认识玛尔塔很久了,还没见玛尔塔对哪个男人这么傻傻的看的。
不过高兴归高兴,命还是要的,自己这二渣的解码能力还是去解救队友吧。
“喂…玛尔塔,我们一会儿……”奈布小声的制定起来行动计划,看着还在发呆的玛尔塔忍不住伸出手在她光洁的额头上重重的弹了一记。
玛尔塔回过神轻声嘤了一下,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
“我去吸引注意力,你去救人,救完人就跑,别管我。”
奈布估算着自己能拖延的时间和密码剩余量点了点头,运气好的话找到地窖也不为过。
玛尔塔点点头,她相信奈布的能力,所以她要抓紧时间才对。
奈布现身去挑拨杰克,这个杰克平日一贯狡猾,今日不知道怎么的轻易的就跟着奈布跑了。
奈布:????
嘛……算了反正自己的任务就是吸引……等等!杰克呢???刚刚不还在背后嘛???
另一边玛尔塔救完人还没跑出两步。
“嗯哼~真是一位英勇的小姐呢~”耳边突然传来男性富有磁性的低哑嗓音,玛尔塔一个激灵差点控制不住手一巴掌扇回去。
身后的人也仿佛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他站得笔挺,自顾自的牵起她,的对着玛尔塔行了一个标准的吻手礼。
玛尔塔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以表接受,然后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一样抽回了自己的手,转身就跑。
嗯,但是杰克人高腿长,没费什么力气就一爪子把玛尔塔拍在了地上。
唔,玛尔塔蹲下了身子,老实讲不怎么疼,只是晕,他好像用的背面?
“呃呀!”感觉身子突然被拽起然后腾空有落在一个安安稳稳的地方,她下意识的就伸手抓紧了那宽阔的肩膀。
“奈布你来的……啊!”刚想道谢一抬头就看到那张过分长的面具,玛尔塔的小心脏都快从胸腔跳出来了。
“奈布?”杰克的语调微微上扬,真是亲密的称呼,他可不喜欢自己看上的小猫和别人这么亲。“是和你经常一起行动的那小子?”语气中带上了平日不会有的轻蔑。
啊?啥?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玛尔塔呆住了,都忘了要挣扎了,被监控者突然问出的话表示懵圈。
杰克被这个小表情愉悦到了,开始轻声的哼着小曲子。
玛尔塔看了看,这场除了被抓的,刚刚那位已经跑走了,她有些生气,这也太凉了,然后就看到了身后重新跑回来找到他们的奈布,身子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
奈布比了个嘘声的动作,玛尔塔心领神会的乖乖的等着被绑上椅子,然后,嗯,七扭八扭半天路过这么多椅子怎么还不绑我啊!奈布在后面无奈的都想出来光明正大走了。
正在她暗暗腹诽的时候,她被啪叽一声撂下了,她蜷缩起身子还在发懵,然后杰克就讪讪然的走开了,啊??
她还在懵,奈布从暗处出来抱起她跳入了地窖。
……
……
坐在休息室的二人都迷茫了,什么情况?
奈布一脸玩味的看着玛尔塔。
“你们俩发生了什么事情?”
玛尔塔捂着脸也挡不住透着粉红色的耳尖“哦天哪,别问我我什么也不知道!”
她现在脑子里面都是那瘦高的身影,狠厉又不失优雅的身手,绅士的杀手,简直就是她小时候憧憬的形象。

tbc
(其实我佣空杰空都喜欢的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