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钰蓝_环

我怎么能这么堕落……

©影钰蓝_环
Powered by LOFTER
 

一言不合就私奔(重度巨毒脑洞,慎入,现代AU会翼)

我喜欢!!!

钟十七:

(缘起是偷摸研究化妆品的钟会张翼暗戳戳地在商场相逢恨晚...)
(↑说了是毒,纯毒一缸,谨慎阅读。谢绝blx直男等等综合症,随时欢迎右上角。)
(男孩子也能爱妆容,照个镜)


1.
“伯恭,这个bb霜遮瑕力度真破表,甚合我心”,椅子上的钟会翘起二郎腿,拧开某瓶指甲油细心涂抹左右,颜色正是他最喜欢的浅水蓝围巾。
张翼起手将客房的灯光调暗少许,这间酒店有着不可名状的情色味,闪耀在马赛克玻璃灯泡上,五彩斑斓。
“信我没错,酒红唇釉也很配你”,他晃荡着绒线拖鞋走向对方,捧起那张不算陌生的脸蛋几欲低头。
钟会却先他一步咬上张翼嘴角,溢出水果派的甜腻滋味。“伯恭,你真好看...”
“谢谢,你也是。”张翼被人一把揽入怀里,意思意思挣扎未果。
钟会直接抱起对方,纵情被他搂紧脖间,“我先收下赞美。所以我为什么能在大保健门口遇见你?”
“你又为什么去,士季难道转了性子?...唔”,张翼正眉飞色舞地打算飙顿吐槽,一不留神被钟会压倒在床,双目相对不余几厘米。
心脏跳的厉害。
钟会舔了舔嘴角,轻咬起他的耳垂,温热的气息与低沉的喉音贯穿五脏六腑。
“没错,你我如此有缘,春宵何妨一刻。”
张翼腾出右手想关上灯,倒是被那人直接按向背后。自己裸露的胸膛在暧昧不明的光线下,呈现出了浅淡的麦芽色。
空调有点冷,他想。


2.
“伯约好久不见”,东北饺子馆里的卫瓘朝着碗里倒下一大勺陈醋,“要不要点个午餐?”
姜维没好气地盯向窗外绿树红花,“不必,快说。”
他很忙。没什么闲情逸致研究钟士季的秘书是喜欢吃饺子蘸醋,还是玩嫂子嗑蒜头。
卫瓘倒是好整以暇地擦擦嘴,“他们跑了。”
“谁?”姜维怀疑对方闲的发慌拿他寻开心,“况且跟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士季和...贵司张翼,张伯恭。”卫瓘歪头冲他一笑。
“噢。”姜维完全没反应出当下状况,差点起身欲走。公文包已经夹在臂弯,他忽地目瞪口呆,“什么玩意儿?!他俩怎么会在一起。”
卫瓘决定再吃两个饺子,留给对方思维通车的广阔空间,“上周末,这两位偶遇在商场,乐呵呵地买买买一整天。紧接着大概是缘分吧...”,他的眼神里写满戏谑与冷漠,“偶遇在x街,我想你清楚,那里的服务业质量不错。”
“于是...他们就”,姜维死命咽下一口唾沫,“大保健不如约个夜,转头去开了间房?”
卫瓘比起双手大拇指,“真聪明。”
“等等,你为什么知道这么多?”姜维的语气里略带狐疑。
对面青年啜口冰冻柠檬茶,不在乎地耸耸肩,“我跟你又不一样。再说了,伯约要是不信...”
原来他这么喜欢吃醋,姜维盯着又一勺老陈醋和热腾腾的饺子,互相淋漓尽致。
“士季的请假申请已经提交给昭总,你可以回去看看...张伯恭这种好员工总不能一走了之。”
话音未落有人夺门而出。
纸质假条被摆放在姜维桌头,整齐得宛如强迫症。


3.
尊敬的司马子上经理:
见信如唔。因家中急事,即日起须请假至正月十八,恳请批准。
此致 敬礼
研发部 钟会


面色铁青的司马昭破天荒地在办公室点起来香烟。
钟士季,你家明明在河南。
出来给我解释解释,为什么卫伯玉帮你买的飞机票目的地是成都?
为什么跟你一路的是张伯恭!
对方的电话死活拨不通,于是他只好又抽了根烟。


END

  1. 影钰蓝_环玉烛照 转载了此文字
    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