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钰蓝_环

我怎么能这么堕落……

©影钰蓝_环
Powered by LOFTER
 

【荀郭】晚了时候的中元节祭文…。

*有个人私设

*凑热度别打我!

*雷的就…别看了

*cp向(微微?)

*两个小辈时间不确定…所以?

 

  刚过立秋之日不过十余天,乞巧留下的氛围还在城中年轻一辈之中还沉溺在余韵之中。转眼中元节也到了。

  虽然荀恽和郭奕尚且年轻,却都分外懂事。虽前几日也跟着街上玩了几日,毕竟孩童,令君虽出身大家,家风严厉,倒也是通情达理之人,并未阻碍两个孩子上街游览。

  只是漠然道

  “自奉孝一去,这一年奕儿都不曾这般展露笑颜,如此这般,也是散散心吧……”

  这一年的时间不长,但是却都好似让人一瞬都苍老了许多。

  虽然过了而立之年,步入不惑的荀令君看着还是风华正茂,这一年却也带上了沧桑感。原本还会有着些许青春之气的熏香也更加稳重老练,反倒让人觉得不适。

  处理政务上也是更加繁忙,虽然往昔也很是勤勉,却不至毫不歇息。

  今年更是乞巧也未曾在府中留宿,只是日暮之时回府同一家人一起用了晚餐。

  给了些零花于两个孩子,又道

  “今日街上商铺都上了新货,价格也比平日低廉,倒是不妨一看。今夜闭门就延到子夜吧。”

  便又回了尚书台。

  荀恽和郭奕却心领神会的相伴出了门。

  两个半大孩子玩的开心却也不过火。

 

  快一年未曾休息的令君今日却一天都在府中,日间携着恽儿祭拜了先祖,就和孩子们探讨起文学事故。

  又至日暮,放下手中茶杯。

  “奕儿……陪彧去祭祀下你父亲吧。”

  荀恽见父亲未曾提及自己也不好冒然跟去,郭奕却一直抓着他不放。见父亲未有反对之意,便也跟了去。

  

  祭酒府并未这么快被收回,可能是曹操有意如此。荀彧便经常派了三两人来打扫,倒也整洁。不过可能今日是最后一次进入这间布局依旧的府邸了吧,虽然明公不舍,也不能一直这般空着,让人说了闲话去。

  踏入府中,故人重回。郭奕一时有些难耐,眼泪在眼眶打转一圈,还是忍了回去。

  一旁的荀恽紧了紧二人一直相握的那只手,并未出言。

  他倒是觉得哭出来的好,奕儿藏在心里的东西太多了。

  打开正堂门,牌位在此。当时兵乏马疲,死讯传来又有些时日,未来得及运回故乡埋葬,就立了个牌位在旧日府邸。

  荀彧上前上了香,又沉默的站了很久。

  荀恽和郭奕无措之时,却听人道。

  “明公真是来得最早啊…”

  两人听的不知所以,荀彧却已然错身让郭奕上前叩拜。

  郭奕不由分说跪在软垫上磕了三个响头,刚才眼里打转的泪水还是滑落,却只是默默流泪,不做声响。

  荀恽看得难受,也扣了三个响头。

  “郭叔叔,恽儿还不曾有什么出息,但是日后恽儿在时,定不会委屈了奕儿的!”

  言闭又扣了三个响头,然后搂住了一边傻傻看着他的郭奕。

 

  荀彧并未出声,眼神却愈发温柔。

  奉孝,你看。你我二人之子,就如同昔日颍川相遇之后一般……你我身上未曾实现之事,希望孩子们得以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