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钰蓝_环

我怎么能这么堕落……

©影钰蓝_环
Powered by LOFTER
 

维翼-世。上

*起名废

*这章没有什么姜维,不过请允许我买个安利,蹭个热度,谢谢谢谢谢谢。

*顺带一说是双性梗,张翼双性人设定。

*顺带一说是双性梗,张翼双性人设定。

*顺带一说是双性梗,张翼双性人设定。

*↑很重要,说三遍。

*雷的点叉子谢谢合作:D

*啊,如果真的觉得雷请直接骂我就好。

*自己脑洞,张翼NC粉。有个人喜好涵盖。

*自我世界观设定

*对了双性设定别问我为啥不写标题里面因为哥喜欢,?


  一世苦短,一生不过百年。况且他们大多没活到百岁,想要做的那么多,怎完的成。

  又能有多少人离世之时毫无遗憾,先帝不能,先祖不能,何况自己。

  张翼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河水,忘川河啊。

  世人太过惧怕这阴间,但现在他却觉得这比那战场上不知要美多少。

  人死之后,灵魂好似会选择你记忆中最深刻,最重要的那年为点,使人为其容貌。所以张翼看着年轻的还不到弱冠之年的自己,一时心绪复杂。不由苦笑一下,想自己十几岁就归属刘备,几十年来自问也算毫无愧疚,如今国家落得灭亡,自己却也是亡国之臣,若说心中不难过那才是骗人。

  张翼不是自欺欺人之人,认清了也不会多做思绪。他这一生尽心尽力,问心无愧,除去留下妻儿还在人间,已然了无牵挂。

 

  见到孟婆,领到孟婆汤前,前面还有个划名的鬼差。

  那鬼差看了一眼他,笑到。

  “你刚离世还未多久,这就来领汤了?这么些年真是少见了。”

  虽是鬼差,却也不是那些阳间所传模样。

  生的到也是人类模样,张翼点了点头

  “嗯,能做的都做到了,自是无牵挂。”

  那鬼翻出记载张翼那页,眼神暗了暗

  “你是张良张子房之后人?难怪了。”

  微阖双眼,未作言语。

  “我生前曾得他教诲,你是他的后人。此时便还你一个愿望已报恩情吧。”

  张翼愣了下,难道这生死投胎还是能被左右的?这让觉得有些不公平,那鬼差也好似觉察。

  “具体的我做不了主,这几百年却也有些交情,求一下总是可以的,但也只是比较模糊的方向,其他还是要看天。”

  略做沉思,最后言“只愿不受情困就好。”

  这一世,他有太多的身不由己;也有太多的请不得以。他累了,他宁愿来世为畜来缓解这些杂事,只求快活。

  那鬼差垂了头抬手划去人名,为做多言语,只是点点头而已。

  道了谢,他便上前领了汤,仰头一饮而下。还了碗便抬脚向前,隐约好似听到有人背后叫自己,很熟悉的声音,却又不是很想忆起。喝了汤记忆就像流水一般逝去,最终他摇了摇头,过了桥,又入了轮回。

  晚到一步的姜维,又错过了。

 

  转世这种东西是有规律的,什么道上的就是什么道的,生前没做什么坏事不会被罚,没做什么特别大的好事也不会破格提拔,所以还是好好呆在自己的轮回的好。

  张翼不禁有些嗔怪当年那个鬼差,这和他想的差的有点多。

  却也无法,这记忆随着年纪增长又还了回来,那一碗汤算是白喝了?还是说这不为所困就是记得一切?实在不愿思索这些。不过有一点这个鬼差做的他真是不知说何是好,便是这具身子。

  这具身子不阴不阳,说白了就是不男不女,虽然乍一看和男子并不区别,该有的都有,然不该有的他也有。父母倒是未曾说什么,生在一个开明的家里也算是好事,心中却也有愧于父母。父母越是对自己好,愧疚也越多,所以大学之时他又报考的其他省市的学校,把那成都的大学填在了第一个,想着‘自己哪有那么超常发挥,定是考不上的’然而事与愿违,偏偏超常发挥,他就去了。

  他都不知该说自己什么的好,就像是命中注定,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一般。

  故人重聚,却已是隔世。

  他还看到了最不愿见到的人,

姜维。

  为了方便自己他选择了走读,想在学校附近租个房,不过等着批下来还要过些日子。专业在他发现和姜维一样之后,申请了转换专业,结果被拒绝了。

  而他的临时宿舍,也和姜维一起。

  冤家路窄?他都不知该说什么了,同宿舍的赵统赵广两兄弟,是赵云老师的孩子,平日也很少在宿舍。这宿舍就剩下他们两个外地的学生,若是一般人张翼都不介意,偏偏这人还是姜维。

  打死都不想,OK?

  根据观察,他发现他们这些人多多少少都有前世的记忆,他有些怕。

  不是心虚,有的人他真的很想相认,却无法。

  比如廖化,后期的相处他觉得这位老将军真的好相处,是他后期总有来往的人,也是不多的剩下的人。

  但是因为一些原因,他都不能认,平日有人试探还要装傻。

  好在姜维好似对前世完全没有印象,不过出于顾虑他还是搬了出去,在还没批下来之前,就每天两边跑了。

  本来姜维对待这件事好似没什么具体表态,等到真的要搬出去那天,姜维坐在一边看着他大包小包,原本透亮的眸子突然暗淡下来,定定的盯着他。这目光盯得张翼不禁一颤,却更是下定了决心走。

  

大学的时间就这么安安稳稳躲躲藏藏的过去了,这四年真是不容易。

  然这些有记忆的人好像又要一起搞创业了,若是没有姜维,他一定参加。

  但是偏偏姜维就是领头人物,所以在那次庆祝的晚上,他说着要回家乡发展就走了,告别故人真的很难过,但是却无法,他是真的怕姜维。

  浑浑噩噩的往家里走,他此生因为身子特殊的缘故,酒量不是很好。谁知姜维这厮却追了出来,也没多说就说送他回家。他推脱,本来家就离得近,他可不想让姜维知道自己的住所所在。但是姜维好像不用他带路自己就认识,扶着他一路走到他家门口,从他口袋里摸出钥匙就开了门。

  张翼被这套行云流水的动作吓到了,什么时候?

  他有些抗拒,但是力气却比不过姜维,推搡之间一阵反胃他便跑去了卫生间,姜维也一路跟着。吐完之后没了力气,漱口之后觉得这人也不会对自己怎么样,伪装了这么久,他该是没有那么厚脸皮,来骚扰只是同学的人的吧。

  想到这里张翼就睡死了过去。

  然而,还是发生了什么尴尬的事情。

  早期的时候,张翼发现自己躺在自己的床上,穿着睡衣。

  掀开被子看了看自己的裤子,很好,也不是昨天那件了。

  好在内衣还是昨天那件。

  不过这还是证明了什么,忍着宿醉的头疼,给班主任打了电话告诉家里有事求邮寄毕业证之后就直接订了机票准备回家。

  大件的行李早就邮寄了回去,收拾好衣服背起包就冲去了飞机场。

  打到车的时候正好看见正准备过马路的姜维,二话不说抱着行李箱就上了车。

  他想,可能这一别,便是永别了吧。

  此生老死不相往来。

  过了安检,鬼使神差的回头看了一眼,却见姜维正趴在外面,看见他回头直接就喊了一句。

张翼你是跑不掉的。

  他没有理会,回身登机。

 

tbc


H:这只是一部分,后面还有一半……(太困了想睡觉)

发现手癌的话请告诉我,这里先道谢了。

以及想写清水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