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钰蓝_环

我怎么能这么堕落……

©影钰蓝_环
Powered by LOFTER
 

【酒茨/渡边茨】世间情事

1.ooc属于我,都属于我,大佬们别挂我。

2.ooc,ooc,ooc,雷您真的别看,我怂。

3.涉及渡边纲内容,不是纯粹酒茨,写文的我逻辑不好对不起。雷的您千万别看谢谢,渡边茨雷的请别看。

4.梗有参考

5.一定看完这些再看文啊……
涉及渡边茨内容,雷请自行退出不要看。谢谢
涉及渡边茨内容,雷请自行退出不要看。谢谢
涉及渡边茨内容,雷请自行退出不要看。谢谢
涉及渡边茨内容,雷请自行退出不要看。谢谢
涉及渡边茨内容,雷请自行退出不要看。谢谢

3

2

1

  那本不是什么值得记住的古老日子,古老到那时的酒吞童子还没有成为鬼王。但是好酒的本性却是一直跟着他的,所以他才会化作俊秀的少年模样去街上寻了女子,作乐之后拎着酒壶往回走。

  也就是路过,好似无意间一样,他在这深处的山林中,见到了从未见过的美丽女子。

  正是秋季,枯黄的落叶落了一地,她就立在那落叶间。跳着他见过的女子跳的类似的舞蹈,却又有些不一样。

  那女子肤白胜雪,一头胜雪白发在这秋季,更是衬的整个人不似凡间物。绛脂朱唇,眼尾一抹晕染红色,身着红黑相间的和服,手中拿着折扇,正遮住半脸。真是世间美景,一时竟然入了神,就这一刹那的功夫,女子已然睁眼望过来。他只反应过来这人眼睛水灵灵的,真好看,再回过神便没了踪影,他连她的眸色都还未记住。

  一切都发生的很快,就好像是是南柯一梦。他愣了一会儿,只想真可惜,没能知道名字。他未作多想,人影却早就扎了根。

  

  那之后与茨木童子的相遇已是十多年后,初见之时有些恍惚,只觉在哪儿是见过的一般,却又记不起来了。茨木也不是寻常妖怪,是让他认真起来的主。好不容易把这人打趴在地上的时候,这反应也不一般。

  一般的妖怪都是抓着他求饶,或者念念有词的说着现在不杀他日后定要讨回来云云。结果这茨木却是一副期待已久的样子,抓着他就吾友吾友的叫。

  孤孤单单的过了百年,还未曾体会过这般有人每人在耳边吵杂的日子。他想,这样也不错。

  两人就这么相伴着,还真的过了又一个百年。

  直到遇见红叶。

  

  也是一个秋季,还是同样的落叶纷飞。那日他和酒吞想起红叶林的红枫,便选择去那里饮酒。面前的酒吞突然停下脚步,未回过神的茨木刚想询问,便从后瞥见了那刚刚现了人形,正伴着飞舞的红枫起舞的妖艳女子,他在心中唏嘘。回头去看酒吞之时却是闭了嘴,催促的话都咽回了肚中。

  那神情他见过,就在以前那些被他所迷惑过的男子的脸上见过。

 

  自那之后,本来形影不离的两妖不见了。酒吞整日往红叶林去,醉了就宿在那里,纵使红叶不回复他,他也不多言,只是沉默,二日再去看红叶。他看着这样日益消沉的酒吞,也上前劝过,苦口婆心的说过,也用过武力等来刺激他,都没有什么效果。

  茨木偶尔坐在往日二人经常一同共饮的山坡,想着过往的那一百年。

  茨木是鬼子,被父母抛弃。村中人也不待见自己,对着世间情事无所了解。他只觉得和酒吞朝暮相处的一百年里,他感受到了还是人类时所不曾感受过的情。他说不好这情是什么样子的感情,他对这方面一无所知。

  他也不是会为这种在他眼里是小事的事情所多留时间的主,他只想着多些时间去让自己的挚友振作起来。

  他想,若是有了寨子,是不是会好一些?更像个威风凛凛的大王。

  他去问酒吞的时候,对方只是无所谓的摆摆手,叫他不要来烦他。

 

  内心有些苦涩,但是他还是去召集人马去建筑寨子。

  钱不够了,他也想着法子帮忙筹资。思来想去他没什么别的特长,只得又化作女子去街上勾引男子,然后杀人取财。

  那日也是凑巧,他去朱雀大道立在路边,撑着红色的油纸伞。远处渐渐传来马蹄声,他抬头望去。是个穿戴整洁,背脊挺得笔直的人类,看穿着应该是个武士?应该是个不俗的武士吧,普通的武士怎么会有如此灵杰的宝刀呢,不过也终究是个人类罢了。他微微垂下眼睑,若是妖的话,一定也是个很强的妖吧,能感受到他的信念呢…

  果真那男子在离他三丈远的地方停下,下马询问“夜已深,小姐孤身在此,是迷路了还是……?”

  茨木掩唇蹙眉道“正如先生所言,小女到京不久,对此不甚熟悉……”她在袖子后悄然抬眼去看了那男子一眼。

  那男子果真微红了脸颊,抬手挠了挠后脑“姑娘若是不嫌弃,可以与吾同骑。”

  他点点头,那男子便扶着他上了马。他支支吾吾的随手指了个地方,那男子居然一路上中规中矩的什么都没干的再走着,眼看再走都要出了城。茨木还未寻到正当的下手机会,只得化作原形袭击那男子,谁知他好似早就知晓一般,及时跳下马躲过了一击。他还未做多言,旁边却突然多出一抹青年身影,也挎着一把武士刀。他还未回过神,那青年已然抽刀砍来,下意识的抬起右手挡,谁知这刀破了他的妖气直直砍下了他的右手。

  那青年正要上前继续攻击,他捂着因为失去右手流着血还在流逝着力量的右手半跪在地,心想不会今日就栽在这里了吧…

  那边的男子确先出了声“等一等!髭切!先别动手!”

  那青年闻言果真住了手,还有些不满的回头看了眼,讪讪的收回了刀。

  借着这个空档,茨木跑走了。

 

  回到大江山草草的处理了下伤口,左右思考还是要把手夺回来的…他正思索的时候,一股强大的妖气接近了,也是他熟悉的。他激动地回身去看,正是鬼寨的主人,鬼王酒吞童子。

  “吾友啊!你回来看了啊!”茨木有些兴奋。

  酒吞没接话,看了一眼正在修建的鬼寨,点了点头。然后拿起酒葫芦就给自己咕噜咕噜的灌酒,喝完习惯性的将空葫芦丢给一旁的茨木。

  茨木站在酒吞左边,因为没了右手只能微微侧身用左手接住了葫芦。

  酒吞好似注意到了,挑眉看了他一眼。

  “手怎么了?”

  茨木愣了下“没了。”

  酒吞在这一瞬好似周身的威压都增强了。

  “你又去挑战强者了?还被夺去了右手?”

  茨木咬咬牙,总不能说是被人类砍了去。所以他选择了沉默。

  酒吞看他不说话,也没什么好脾气,夺了葫芦就往红叶林去了。

  茨木不甘心“她就这么好?!值得你放下所有的力量、地位吗!?”

  “你懂什么?!你不知道世间情爱,不知情为何物!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我!你不懂得……那是我……”

  后面酒吞又说了什么茨木没听清,他只听得酒吞说他不懂爱,他觉得心口隐隐有些疼痛,却又说不出为什么。等他回过神的时候,酒吞已然走了。他想了想,还是自己去把手夺回来吧。

  

  等过了几日,一只手也能自由攻击的时候茨木才做好准备去寻那个男子。

  寻着那日记住的气息到了院落附近。

  那是一座不算特别大,但是装饰的十分别致的院落,看得出来是上层的家臣一类,却没有奢华的装饰,别致却朴素。

  他化身侍女进入后院,发现后院没有什么防守的侍卫,也没有侍从。着实有些尴尬,不过他还是到了这男子所在的屋外行礼,说是来送茶的侍女。

  那男人起身将他让进屋内,屋内只有那男子一人,桌上是一个别致的铁盒。他微微扫了一眼,正想着动手。那男子先开了口。

  “是茨木童子吧?”

  他一惊,转脸看男人却也是笑眯眯的,也没有生气的迹象。

  他正吃惊男子怎么知晓的,屋内又出了一个声音。

  “啊啊~主人是去找了阴阳师占卜知道的哦~所以不用担心的。”

  出声的正是那日那个斩下他手臂的青年。

  他一愣,细去观察发现这个青年原来也不是人类。

  是那把颇具灵性的刀的付丧神吧…

  那边好似也没有什么恶意,男人做起了自我介绍“在下是渡边纲,本名源纲。是源赖光的家臣。这位是髭切,如君所见,是付丧神。”

  茨木有些搞不清楚状况,选择戒备全开的看着他。

  渡边纲也没介意,自己走到矮桌旁跪坐下。

  “其实那日初见君时,便知晓不是人类了。”

  一向对自己的变化术和媚术有所自信的茨木很不爽,走到桌前大刺刺的坐下“喂!怎么可能!吾的变化术可是有所精通!到底哪里不像?”

  “容貌。”渡边纲还是那样“一见就想,这么美丽的女子,美的不像人类。然后髭切也提示了我,所以猜到了。”

  茨木有些无语,你们人类事儿真多。

  “既然知道了为何还要上前?”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啊啊,错了错了,别生气。”渡边纲讨好的笑笑,安抚着急躁的茨木。“一开始只是好奇是什么样子的鬼罢了。后来是……因为你的眼睛。”他顿了顿。

  “我从未见过如此清澈的眼睛。”

  茨木没说话,因为他在这个男人的眼中,看到了类似那种被迷倒的男子的痴迷,却又有些不一样,要更加纯粹一些,一种淡淡的感觉。

  茨木想起他是为了什么来的,强硬的转移了话题。渡边纲很爽快的就把面前的铁盒推到了人面前。茨木打开盒子,正是自己的右手,他拿起,却又有些苦恼于如何接回去。渡边纲似乎察觉了“我可以帮你去拜托阴阳师,不会有事的。”

  茨木有些不懂,无缘无故的怎么对自己这么好。殊不知自己想的都写在了脸上。

  渡边纲笑,“就是想对你好罢了,人类也不全是坏的弱小的,不是吗?”

  嘿,你不过是万分之一罢了……茨木半垂眼睑,你只是没见过更多的人心险恶。

  “不过有要求的”他笑“你愿不愿陪着我,只陪我百年就好。反正你们妖能活的日子长,也不在乎这百年吧?”

  茨木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这算什么?还未等他细想,渡边纲就又开口“玩笑罢了,别在意。我去令人请阴阳师……”

  不多时,安倍晴明就到了,有些狡诈的笑了下,嘿嘿。

  噫,茨木嫌弃了下。

  这二人倒是认识的。

  接好了手,晴明就和后来的源博雅一同走了。

  茨木和髭切聊得还算畅快,约好日后若是有机会的话认真切磋。

  他复杂的看了一眼渡边纲,到了一声保重,便乘风而去。

 

  不久,鬼寨就完成了。

  酒吞还是没有恢复往态,还是痴迷红叶。

  那之后茨木也没有再化作女子出去过,不过倒是渡边纲有时候会跑来找他,真是没想到,这个人类还挺有本事……

  日渐的,茨木觉得自己更懂得亲情友情这些东西了,学会了一些交流的方法之后,大江山被他和星熊一起打理的倒还是有模有样,茨木倒是成为了大家心中一个相对和蔼的对象。

  不过茨木偶尔再去找酒吞的时候,未果之后独自喝着闷酒的时候,耳边还是那句‘你不懂得世间情爱。’

  情爱到底是什么呢?

  茨木不是没和女人玩过,但是也许是童年的阴影,和自己就经常化作女子去骗取财物,所以他不是很懂一个好端端的男子为何对一个内心抱着这么多想法的女子好呢?所以他终究没有对哪个女子动心过。

  他想,他应该去看看?

  茨木的行动力一直是大江山首屈可数,到了红叶林看着烂醉如泥的挚友,他有些难过,心中有说不出的滋味,但是他又具体说不出是什么,总感觉心里堵得很,他觉得不知道,红叶配不上酒吞,酒吞那么好,他是这世间最好最厉害的鬼神,他还没有走上巅峰……

  他轻咬下唇,他自己都还不懂什么是情。挚友嫌弃他这点,那他便去学,这样日后等他重新振作,才能成为比肩之人。

  “吾友……我有一事想说。”

  酒吞迷迷糊糊的,真是喝的醉的不行。只是昂起头示意了一下。

  “我……想请一百年的假,去学习。”

  “你爱干嘛干嘛去…只要别来打搅我…”酒吞不耐烦的挥挥手,抱住一旁巨大的酒葫芦就要继续睡。

  茨木露出一丝苦笑,明知他这么强大的妖,应该是不会生病的,去还是将手中的薄被披在了人身上。

 

 

  茨木答应了渡边纲当日那句‘玩笑话’,乐的渡边纲不行。

  但是想到以什么身份住在他家中之时却又呆住了,他觉得茨木是不喜欢女子的身份的。

  茨木似是想到了,便提议自己还是化作女人,他娶她过门不就好。

  渡边纲没想到他会自己提出,还有些愣。

  茨木却笑了“我无所谓的,这又不是什么大事。行个表面罢了。”

  不过还是够渡边纲高兴的了,不过既然着急。婚礼日子就定在了三日后,就说是远嫁的女子。

  三日后,酒吞发觉这几日都没有一个总是在耳边萦绕的声音来打搅自己了。就说回鬼寨看看,结果发现寨中都没什么妖在,这就很奇怪了。寨中应该还是有星熊和茨木在打理的。

  正巧一个扫帚精急匆匆的从院中冲出去,被拦个正着。

  “啊!!啊……酒吞大人您回来了!欢……”

  酒吞打住了他的问好“怎么今日这么冷清?茨木他们人呢?”

  “茨木大人不是请了一百年的假吗?这几日一直是星熊大人在打理……啊,今日京城中源赖光的家臣渡边纲娶亲,说是迎娶一位胜过神的女子,大家都去看了!”

  酒吞在心中唾弃,能有什么女子比红叶还美吗?那可是她的初恋啊,怎会有比红叶还美的女子。

  不过好奇心这种东西一旦燃起就挡不住,他还是去看了。

  于是他就匆匆前往城中,慕名来看的人很多。酒吞落在一处角落化成普通人模样,隐去妖气等着新娘车驾经过。他远远的看着车驾过来,上面隐隐有自己熟悉的妖气,但是对方是女子又不好确定。那车驾越来越近,他看到了坐上身着白无垢的新娘,他有些愣住了。

  虽然当年胜雪的白发现在化作了黑发,但是那双动人的眼眸,那样的感觉。不会错了,正是百年前自己一见倾心的女子……

TBC

我感觉有很多感觉,和有的(抱歉我傻叫不上名)太太很像。_。都有参考……吧,读文读得太多。

↑欢迎告诉我,然后我都给打上参考了哪儿

本来是想都写完了再发的,但是怕被喷【都嫁过人了还又结婚???】

怕被挂,害怕雷文吐槽中心,向势力低头。

所以这里有选择啊_(:з」∠)_

1.酒吞抢亲。

2.让茨木陪着渡边纲过五十年左右,自己明白自己对酒吞的感情,然后再回去找酒吞,然后酒吞其实早就等着他回来之类的(大概是这样。)

其实我都不敢打tag哦 然而不打就没有意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