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钰蓝_环

我怀疑你针对我

©影钰蓝_环
Powered by LOFTER
 

【酒茨/渡边茨】世间情事-结局2

因为大家好像想看结局2的比较多,而且我一开始想写的,就是结局2呢。

所以先写了结局二。

嘤了、、、这个是很套路吗感觉你们已然猜到结局_(:з」∠)_

发现我手癌了的话请及时告诉我,手癌爱我,它离不开我,但是我要改掉它…

涉及渡边茨内容,雷请自行退出不要看。谢谢
涉及渡边茨内容,雷请自行退出不要看。谢谢
涉及渡边茨内容,雷请自行退出不要看。谢谢
涉及渡边茨内容,雷请自行退出不要看。谢谢
涉及渡边茨内容,雷请自行退出不要看。谢谢
================================================

  虽然当年胜雪的白发现在化作了黑发,但是那双动人的眼眸,那样的感觉。不会错了,正是百年前自己一见倾心的女子……但是……红叶又是?

  鬼王的自尊不好让他向着自己良好的视力低头,他只能转身离去。留下茨木对着那个人消失的方向一阵迷茫,刚刚,好像感受到吾友的气息?

  渡边纲回身询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她摇摇头,朱唇轻启“没什么,只是有些不习惯。”言闭微微勾唇浅笑,引得旁边一种人的惊呼声。

  

  结束了一天的仪式,繁重的仪式已经累的茨木进了屋子就寻了桌子趴下。渡边纲安顿好一切,才回身过去。

  “辛苦了,这么一天也是够呛呢。”倒了杯茶水递过去。

  茨木摆摆手,他现在什么也不想喝。刚刚应付那些贵族就饮下了不少酒水,虽然度数不高但是看着那些人的目光也还是够呛的。

  渡边纲也没多强迫他,放下杯子,伸手揉了揉茨木的头。

  “喂!”茨木红着脸拍开人的手,什么嘛,把自己当小孩子看。

  “啊,抱歉,下意识的。”那人也没有什么尴尬“其实茨木可以变回去的,今晚也不会有人来打扰。”

  茨木不是很懂“变回去你看着不难受吗?你喜欢的不是那副皮囊吗?”

  渡边纲似是有些好笑“怎会,虽然一开始的确是被你女子的模样打动。不过你男身之时也是很好看的啊,这若是放出去,全京都的小姐都要被你迷了去。”说着还装模作样的感慨了下“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的性子和内在,又不是你这模样,所以没那么多忌讳。”

  茨木没太听懂,反正就是无所谓的意思呗。变回原形自己也自在,索性就变了回去。渡边纲看着变回去的大鬼突然笑了,茨木被他这一笑搞得有些懵。

  渡边纲摇摇头,只道“你这样子在我看来倒是更好看些。”又把手伸向茨木的头,对着那嫣红的鬼角就去了,半道停下询问茨木“可以吗?”

  茨木白了他一眼,没说不也没说行。渡边纲径自上去抚了抚。

  “真是美丽的角呢。”

  茨木不是很懂这男人的审美,他自己倒是无所谓这角,但还是下意识的自己也伸手上去摸了摸那鬼角,两人的手碰到一起。

  渡边纲就着便握住了那只有些大的鬼手,“茨木还真是生的高大呢。”茨木没理他,只是打了个哈欠。

  渡边纲会意的松手“累了便洗漱就寝吧。”

  他走到里间拿出一床被褥“茨木睡里间吧。”

  茨木点点头,洗漱结束道了声晚安就熄灯躺下了。

  他看着外面的渡边纲对着他这边的位置看了一会儿,剪影在屏风上摇曳几下,灯光就暗了下去。

  他不是没在人世间生存过,自然是知道嫁娶之事。渡边纲这是初次娶亲,也就是说自己是她的正房夫人。茨木不是不讲理之人,虽然是逢场作戏,但是他也不是会在意这些小事的人。若说今夜渡边纲硬是要她一下他也不会介意。毕竟是寄人篱下学习,哪有那么多讲究。但是……他不光让自己变回原形方便自己,还未有多要求。茨木是真的不懂,这是什么样子的感情呢?

 

  再说大江山,酒吞回去之后久久不能忘记那日那再见的女子。难道是自己一直以来搞错了?怎么会呢……他拿着手中的枫叶,不会的……他是鬼王,怎么会错呢。想到这里他又想起那个每日在他耳边夸耀自己的鬼怪,他还是没有把那熟悉的妖气与这人联系起来。茨木请的这百年假期,到底是要去干什么呢?他那日隐隐记得茨木找过他,但是内容早就忘却了,他这些年来的确放纵的要命。但是他真的放不下那个相似的女子,真的是误会吗?

  但是如今红叶疯疯癫癫的痴情于那个该死的阴阳师,啧。也问不出什么来……

 

  鬼王这么想着没几日,红叶就被那个阴阳师收了去。

  原来是中了有心之人的邪术啊……红叶又变回了原先恬静的样子,还和那个阴阳师签了约,成为了对方的式神。

  临走之际,酒吞叫住红叶,问她百年前那一惊鸿之舞,她还可曾记得。

  红叶闭眸摇头“酒吞大人,红叶现身不过百年,您所说那日,红叶还不曾修成人形。”

  原来一切都是误会,他有些恨自己当时咬定就不管不顾的肯定。

  红叶见他低落,道“鬼王大人珍重身体。”说完就随着安倍晴明走了。

  徒留酒吞在漫天红枫中呆愣,被打醒的酒吞才正视那天那熟悉的妖气。

  啊,那是……原来一直在自己身边,只是未被发现罢了。

  原来自己一直执着的,想要的,就在自己身边。

  却被外表迷了双眼,真是可笑。

  自此鬼王从新振作,大江山更是锦上添花,更加红火。

 

  茨木陪着渡边纲也有些年月了。

  闲暇时间一起喝酒畅聊,偶尔趁着月色,还可以和髭切切磋一下。偶尔渡边纲怕他闷得慌,还会孤身带他出远门去看看。他总觉得这种相处模式好像在哪儿见过,却又说不出是哪儿,索性不再去想。

  渡边纲真的很照顾茨木,平日后院不多社侍卫侍女,方便茨木活动。不有大型活动也不带着茨木去,他知晓茨木不喜欢这些。

  一日晚饭时,家中来了客人。非要见见夫人,无奈只能请了茨木前来。

  落座之时那人时不时的瞥向茨木,茨木内心嫌弃,又不好发作。渡边纲无声无息的握住她膝上紧握的手,安抚性的拍拍。给她碗里夹了些饭菜,茨木会意,歉意一笑,便端起饭碗开始吃饭。渡边纲又揽过她的肩膀,两人头倚着头,好不甜蜜。

  对面的客人见两人如此恩爱,旁若无人,也不好再看着茨木。“外面有人传言说,渡边大人对夫人不甚关心,如此看来都是谣言啊。看来二人是亲密有佳呢。”

  渡边纲笑笑“夫人不喜热闹和应付,所以不怎么带她去宴会罢了。”

  此时屋外藏身在院中树中的酒吞看着默默微笑的人,心中很不是滋味。

  他看着人明艳的笑容,只能苦笑一下,悄无声息的离开。

  只留下茨木迷茫的往这边望了一眼,奇怪刚刚好像感受到吾友的妖气了?听闻他已经恢复了往日的风采,大江山也更加繁荣……这么想着,笑意不禁更深。看的对面的人都痴了,渡边纲蹭了蹭他的头顶,她才回过神,歉意的笑笑。

  对面人只感慨夫妻甜蜜,殊不知对面人心思却系在远处已然走远的鬼王身上。

 

  这一年中,酒吞有了大把闲暇时间来思索他对茨木的感情。

  茨木是他第一个近身的妖怪,也是第一个亲密的妖怪。他不是没想过和茨木就那样到永远,只是拉不下面子,又觉得两人都是男子,实在不好。后来遇见红叶,只以为多年前的一见可以有了后续,不管不顾的追着自己心中那个影子,却原来只是一场胡闹。却未想,当时当日心中倩影就是茨木,他哪里想的到,而如今现实冷冷的摆在眼前。脱去了冲动仔细思索,茨木早在他心中扎了根,若不是当日鬼迷心窍的追随和逃避感情,现在他和茨木定是很好的吧……

  他想,他是爱着茨木的。他也有气,气过茨木不懂情为何物,才会轻易的就被蒙了双眼。原来转了一个圈,他自始至终,爱的都只是一个人罢了。

  但他现在也拉不下脸来去要茨木回来,当初说了伤人的话,逼走人的是自己,现在又去让人回来?虽然他知道自己只要张口茨木必定不会拒绝,但是他要的不是这种。

 

  人类的一生如何短暂,如今不过五十年罢了。渡边纲当年英俊的容貌衰老,人却还是很精神。又是一年的开始,新年之际,茨木陪着他在院内看着雪景,听着街道上喜庆的孩童吵闹声,天空中绽放的烟花,紧了紧他披在身上的小毯。

  “没事的,别担心。”拍拍人的手,看着茨木还是年轻的容貌,渡边纲感叹“茨木你还是一样呢,都没有改变,而我已经年老了。”

  “不是的!你……你只是身体衰老了而已……”美丽的脸庞低下,声音也渐渐变小。茨木不知该如何安慰这个人。

  渡边纲摇了摇头也没说什么,他饮完了杯中的酒悄然放下。

  “茨木你可以变回原来的样子吗?”

  看着四下无人,茨木变变回了男身。和五十年前一样的容貌,只是那闪耀的金眸中,除了活力的光芒,还多了些温柔进去。他像是五十年前那夜一样,将手抚上那只若宝石一般的鬼角上,而后揉了揉茨木柔软的白发。这次茨木没有挥开他的手,所以他又把唇贴在了那美丽的大角上。

  柔软的触感抵在角上,茨木一言不发。这么些年他多多少少,看的多了,也明白了。但是他还是分不清感情,亲情和爱情,有什么区别吗?他只知道自己对渡边纲是有情的,是什么情他说不清。

  半刻后,渡边纲离开了他的角。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起风了,回屋吧。”

  茨木点头,变回女身。搀起人,慢慢的回了屋。

 

  他知晓渡边纲的时日不多了,他能感受到人身上精气的减少。

  啊啊,约定就快完成了呢。但是他却一点也不开心呢。

  渡边纲早早地立下遗嘱,遣散了妾侍和孩子。

  他的妾侍不多,还是当年养母过来,嗔怪他正室徒有一张好模样,却生不出来。他无奈于此,茨木也劝他有继承人的好。纳了两房妾侍,长子从怀着开始就对外宣称是正妻的孩子,生下之后也是养在茨木左右,却不亲。茨木也没强求,说毕竟不是自己亲生的。一左一右有了两个孩子之后,渡边纲便只是善待她们了。

  如今弥留之际,也是毫无眷恋呢。

  茨木揽着他的身子,无力的身子最后只得枕在了茨木腿上。

  他笑,问茨木开不开心,约定马上就要完成了。

  茨木不语,他只是握住了那只手,他心里不舒服,却不是那种堵着的不舒服,只是一种淡淡的。啊,这个人,要离开我了。

  他想,这大概是爱吧。

  渡边纲无力的笑了,“茨木啊,我是爱你的。”

  “我也爱你。”

  “不一样啊,爱分很多种。茨木只是把我当成重要的家人,伙伴而已。但是,我啊……”他闭上眼睛。“我啊,是爱着你的。”

  茨木不懂,而就在这时,他感受到了毫无压制的熟悉的妖气。

  “啊!那是……”茨木有些激动,连声音都是少有的高亢起来。

  渡边纲笑着。

  “从今日起,你又是那个强大的妖怪了呢。茨木童子,卸去这模样吧。我更喜欢你原来的样子……你就用原来的样子送我一程吧。”

  言闭之时,那个白发金眸,妖异的大妖怪。茨木童子已然立在那里。

  “茨木,我想你。对你挚友的感情,恐怕是和我对你,是一样的吧。”

  茨木没有否认,他只是看着那人。他只是将原先女子模样时穿的和服放在那里,从怀中掏出一个人偶放在其中。注入妖力,那人偶不一会儿便变成了原先他女子之时的容貌。

  “渡边啊……这是唯一能为你做的了。”他自认自己有对不起渡边纲的地方,却没有办法给。他是对他来说很好的家人和朋友,但是他对他,真的不是那种,会随着他的喜怒哀乐受到影响的那个。

  他看着人闭上眼,半揽着那人偶。

  “茨木,要幸福啊。”

  他点点头,隐去身形走了出去。门外一种的侍女涌了进来,听到后面传来的惊呼声,还有后来的尖叫声。他才抬起头看着蔚蓝的天空,很久没去大江山了呢。

  “哟,要保重了啊,茨木。”他看见髭切站在廊下看着他,眼中有着了然“日后有缘再见。”

  “再见了,你是很好的对手啊髭切。”

  髭切笑笑,在再度睁眼之时,那白发大妖已然无影无踪。

 

  他急速的行往大江山,他能感受到那股妖气越来越近。

  果真,他在离大江山还有些距离的地方,就见到了酒吞童子。

  他的挚友微笑的等着他“是要提前结束假期了吗茨木?不过这五十年我都要等不及了啊。”

  在他还未反应过来之际,酒吞已然上前拥住他,他抬手回抱住强大的鬼王。

  心中充斥着莫大的满足感,和幸福感。

  酒吞微微拉开些距离,茨木只感觉唇上一暖,呼吸变得有些不顺。胸腔里面像是有什么东西要直接闯出来一般。

  和渡边纲不一样的感情,不是友情不是亲情。

  现在,他已经懂得分清了呢。

2-End

哇我真是勤劳(gun)

感觉真是爆肝了,都没给小翼翼写过这么多字呢;w;

对啦这里解释一下,为什么会有结局二,酒吞还等了这么久。

因为他思考啊,太想啊也需要时间嘛。

他没有强迫红叶就可以看出他其实是个好男人。(正经)

所以这里设定大概就是【虽然发现自己喜欢茨木,也能正视感情了。但是茨木也有他自己的选择,他现在在履行诺言的话,那就让他去吧。】他对自己有信心,毕竟是鬼王。而且茨木能追他等他那么久,他也和茨木在一起那么久了,他相信茨木不会那么快变心,自己也等的起茨木。

这里茨木呢,虽然渡边真的是个好男人啊。(…噫)但是茨木其实一开始就喜欢酒吞啊,而且喜欢了很久很久,就是自己不知道罢了。他做的一切都是出于诺言,和他对这个男人一种单纯的欣赏罢了。

相信有的妹纸已经发现了,对,我揉了刀剑乱舞进去///

啊,渡边纲人真好呢。不如说慢慢的相处下,他肯定知道了酒吞,然后也不想强迫茨木,就是对爱情的一种追求不一样吧。…

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幸福,比自己幸福要来的更开心呢。

对他们每个人表达爱的定义不一样……嗯,所以就是这样

ooc都属于我,ooc都属于我。

↑很重要,说两遍x

【这里来个疑惑,是不是结局一只要是肉就好、、、】